鯉一

【楼诚】现世安稳

除夕贺文,糖糖的甜。
很短。

       

 “把酒当歌歌盛世;闻鸡起舞舞新春。”

明诚望着大门上大哥亲手写的对联,笑的高兴,带点疑惑。

  他看到大哥还写了另一副。大哥写完后定定的看了看,叹息一声就烧了,转而写了这一副。大哥写了两副。一副楷书,端庄大气;一副草书,潇洒俊逸。他把这两副都放在明诚面前,问他哪副更好。他觉得都好。犹豫不决,最后选了草书的。

  大哥在他选好后把楷书的一副烧了,对他笑的温和:“这副没用了,烧了方便。”随即拉他去贴对联。

  他想一想,第一副是“指点山河,翻新山河,令山河流金溢彩;热爱祖国,建设祖国,让祖国昌盛繁荣。”

  “大哥——”他想问为什么把第一副烧了。

  “明楼明诚——吃点心勒!”是大姐喊他们。明楼远远的应一声。去拉明诚的手:“走!阿香和明台去买了好多好吃的,苏医生还捎来了不少苏式点心。别让明台吃完了。”

  棋子饼、香脆饼、薄脆饼、油酥饺、粉糕、马蹄糕、雪糕、花糕、蜂糕、百果蜜糕、松子米枫糕……明诚望着一桌子糕点,呆滞。

  明台随手递给他一个榛子酥:“阿诚哥,快…快吃,可好吃了!”

  明诚望着明台左手花糕右手油酥饺,嘴巴里还鼓鼓囊囊的。下意识问:“真的这么好吃?”

  是明楼替他回答的:“真还不错,阿诚,尝尝云片糕。”明诚接了,不想大姐也递来一块芙蓉酥,“阿诚啊,这苏式点心是苏医生特意从苏州捎的,是湘城老大房家的,味道很不错的!”

  在明诚生命的最初十年间,春节意味着更加喜怒无常的继母和更寒冷的风雪。

  这几年的春节,意味着清闲温和的大哥和无穷无尽的吃食。

  他很高兴。

  晚饭自然是丰盛无比。年年有“鱼”“蚝”运当头五福临门三阳开泰……一道道寓意吉祥的菜品被端上桌。虽然只有五人,依旧喜庆欢乐。

  酒足饭饱之后,是放炮的时间。

  明台小小的,在院子里疯跑,手中是几根闪亮的“眼前花”。他发出咯咯的笑声,快活得意。

  明镜明楼立在一起,明楼手中牵了一个小小的明诚。他们看湛黑的天空中明亮的烟花。大姐感慨说:“如今世道,这样快活的日子不多了!”明诚隐约听见大哥说:“做奴隶…不得…”不过烟花响在耳边,他转瞬就忘了。也忘了问大哥那对联的事。